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开荒 > "一、关于本书的修正主义观点; 一关于本书我不是木头 正文

"一、关于本书的修正主义观点; 一关于本书我不是木头

2019-10-09 23:47 来源:蒸鹿尾儿网 作者:回收 点击:856次

“你对我的感情,一关于本书我不是木头,一关于本书郑之聊和黄娟娟也不是木头。那天我见你出去了,就跟了出去,想跟你说。我跑进这该死的电梯,楼上楼下找你,可就是不见你的人影。等我费了一番周折回来,你已经中计了。在你办公室听了你的话,我就去问了郑之聊。这家伙也还坦荡,把老总交待他扮戏的事抖了出来。老总钟情于我,是众人皆知的事,可你成了他的对手。他就要排掉你,就指使郑之聊和黄娟娟用那惯用的把戏,只是变动了一下内容,一枪就把你击中了,我们就彻底完了。更巧的是,你那天中午送给我的图纸里,夹着你的竞岗方案。”

我已经告诉过你,修正主义我姐姐的饭馆离镇政府很近,修正主义自从曹书记上任以来,她的饭馆生意更好了,几乎隔一两天曹书记就会去大吃海喝一通。刚开始是镇里的有头脸的人物轮着请曹书记,后来曹书记几乎就把我姐姐的饭馆当成了他的食堂,每顿必喝五粮液,抽烟则是红中华、云烟。面对这么阔绰的主顾,我姐姐心里既喜又忧,曹书记总是把饭钱记在镇政府的帐上,可又不能轻易惹他翻脸。我已经决定放弃。然而,观点最终做出决定的那个人,并不是我。

  

我意思并不是说他视钱财如粪土,一关于本书恰恰相反,老高对钱很重视,他非常清楚钱的重要性。我有本考研书在高中同学田小纤的手里,修正主义我打电话的时候她正睡午觉,修正主义迷迷糊糊的,听说我要那本书的时候猛然大呼:你神经病啊,还不走,还要这书有什么用。我很奇怪她怎么这么说,因为那书是我借她的,很重要,不能给她。我有路途中顺身带书的习惯,观点大概是当年背单词养成的习惯。无论如何,观点我是真心喜欢书。十年前读书是为了学会思考,现在读书是为了少想,任由作者牵着自己,苦也好悲也好平步青云也好生离死别也好,书一合故事还是人家的,自己什么也烦不上。倒反没有书,恐怕还会不小心生出些幽恨闲愁来。

  

我有时怀疑,一关于本书我本来的记忆不是充满了痛苦。这种痛苦成为了我心头最不可磨灭的一道疤痕。因此,一关于本书当我听说失却之阵可以让人忘掉他最忘不掉的事情的时候,我其实欣喜若狂。我得到了这样一个很多人渴望却无法得到的好运。我有些犹豫——退回去是不想了,修正主义外面?——门口灌进一阵冷风。

  

我又饿又渴又热又累……简直不想再找下去。谁叫尹然是咱家的财政部长呢,观点早上下楼拿牛奶时,观点竟没想到往口袋里塞点钱。仅有的一枚五毛硬币,上午被我打电话给他妈的的“周扒皮”时花掉了。真不值得呀,买根赤豆棒冰也是好的。

我又回到宿舍,一关于本书进门轻轻地爬到床上,一关于本书迎着下午最后一丝阳光躺下了。我知道,老秦其实不是山子,山子早就告诉我,谁都靠不住,他要自己寻找龙脉。我感到有一只毛毛虫钻进鼻孔,修正主义奇痒无比。我极不情愿地睁开眼睛,修正主义打了个响亮的喷嚏。已经是黄昏,太阳躲到假山后面去了,剩下漫天的火烧云。一个抹着猩红嘴唇画着大熊猫眼影的女人站在我面前,微笑着俯视着我,吓了我一跳。她问:“先生怎么一个人睡这里?”她的微笑和声音都非常职业化。我忙正襟危坐,说:“哦,是的……我怎么一个人睡这里?”女人笑笑,说:“先生一定是遇到烦心的事了吧,需要我陪陪吗?”我明白她是干什么的了,说:“不用,不用,我身无分文,再说……”女人抢道:“别嫌我老啊,花不了多少铜钿的,按质论价,市场经济嘛。”我说:“我真的没有钱!我已经一整天没吃东西了,我的遭遇比你还可怜!”女人悻悻地说:“没关系,先生不象是穷要饭花子。要是你哪一天感到寂寞了,请呼我,保证随呼随到。喏,这是我的名片。”

我感觉精神,观点也赶紧骨碌下床。被窝儿里的温热和地面上的冰凉把我弄得一激灵。绅子正整理床上狼籍时,门铃响起。我高三毕业之后才真正读上了武侠小说。由于相信我能够考上大学,一关于本书我爸很高兴地带我到书店里去挑书。我一下子选中了金庸武侠小说全集。十五部作品里我最喜欢《白马啸西风》和《侠客行》,一关于本书因为它们够简洁。我喜欢李文秀说,那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偏不喜欢。我常常独自练习这句话,把它说得一咏三叹的,想对那些追求我的男生又无奈又清高地说,只不过那些男生都太羞涩,想追求我也不敢说。但我能看出谁暗恋我,不过既然他们不说,我也不好意思把这句话先告诉他们,就一直练习了下去。武侠小说里总有好多漂亮的少男少女,主角大多是他们,很少是中年人。我一口气读完金庸,又读了古龙的七八部作品,感到武侠小说比言情小说里的男主人公档次高多了。言情的男人总是又哭又心痛的,而少年英侠们却一个个既有壮志又深情,明显是属于未来的“三高”女婿(即个子高、收入高、长相出众),令我无比垂涎。女侠们也大都美貌,不用做美容就漂亮似神仙。因此我觉得武侠小说是一种非常方便的文学形式,除了不做美容之外,那里面的人从来都不用大小便——连吃饭也很少,自然排泄也少。但是一吃饭就是牛肉烧酒,我想那些人倒不会好受,张开嘴肯定是满嘴溃疡,不知那时是否已经发明了治溃疡的药。

修正主义我给你讲个故事。我鬼鬼祟祟地溜进一家生意冷清的快餐店,观点捡一个临窗的位子坐下来。连续走了那么长的路,观点肚子正在咕咕唧唧地提抗议。这家餐馆是我一个外号叫“大块头”的哥们儿开的。此刻“大块头”正坐在服务台上,把玩着手机,旁若无人地跟几名女服务员调情。我一走进去,他就冲我点头致意。很显然,他也不认识我了——这是毫无疑问的。我忍无可忍,隔着几张桌椅大喊:“‘大块头’,你家老哥驾到,怎么屁股也不挪一挪?”他疑惑地走过来,打量再三,满脸堆笑道:“哟,来的都是客,您是哪路神仙啊,尽管吩咐。”我说:“没别的,想和你交个朋友,久仰你的大名。”“大块头”问:“老兄贵姓?”我说:“免贵姓何名必,是你的朋友莫非介绍来的。”“大块头”斩钉截铁地说:“我不认识他,更不认识你!不就是吃白食吗,何必兜圈子!十元以下的盒饭,我还施舍得起!”我霍然起身,扬长而去,“大块头”在后面送来一句话:“哼,这种人,看上去人模狗样的,象个知识分子!”店内所有人都鄙视着我,一副痛打落水狗的表情。我告诫自己:要冷静,可不敢在这里撒野,不用说那些打手,单单一个“大块头”,就能把我打趴下——知识分子嘛,只配舞文弄墨。

作者:月嫂
------分隔线----------------------------
头条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排行榜